距离春节脚步越ぁ来越近,市场上多数纺企也已经放φ假。眼看着过去的2019年和形式依旧严峻的2020年,可谓说是喜忧参半。


不亏就是Ⅳ赚≌到!纺织市场利润急剧萎缩


如何来形容┑2019年的纺织行情,大多数纺织人会说“旺۩季不旺、淡季很淡,生意不好做!”由于行情◎表▧现不佳,产业链自身产能过剩困局难解,行业自身利润也就越来越低,与去年最高点相比,利润去掉大半!


以一台最最普通的喷水织机织最最普通的涤塔夫为例:2018年♂,一天就能赚160元,100台织机的小型厂ⓞ家一天就能赚进16000,一″年就有580多万的利润,躺赚!2019年,涤塔夫的机台率已经跌至20-30元甚至更低,保本!


除了行情自身缺乏亮点之外,19年厂家的综合成本越来越高。在物价飞涨的时代△,人工、水电、房租等支出也是水涨船高。“今年我们厂房※的租金就涨到300元/平,这已经连续涨了2年了!”吴江地区一纺织厂老板夏总表示,“今年的市场,不亏就是赚,现在我们只要能保本经营,已经满足了!”


“整体生意一般般。”一位做了20多年纺╬@织的老板表示。2019年不论是原料行情还是面料行情都经历了⿻深跌空间,有些化纤面料月跌近5毛/米,有些则一Ё直处于低价抛售。


2019年行情不如人意,其实有很多原因,例如产能、外围环境、政策等等。其中外围产能大力扩张,造成▲了市场产能过剩,成为压倒今年行情的一根“重要稻草”!


产能过剩不止是说说!坯布产量同比增长近20%


今年以来,“产能过剩♂”成为大家心中不可磨σ灭的痛,不少去外围开厂的纺Φ织老板守着大量的库存也头疼不已。


其实早在2年前,去中西部买地、设厂是纺织老板追求财富的新的“伊甸园”。在۩“日进斗金”的2017、20◤18年,随着江浙地区淘汰喷水织机产能,为了满足生产需求,织造企业开始向外围∮地♦区转Ⅴ移,苏南的企业向苏北转移,浙江、上海◇的企业,向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地转移。


在环保之风盛行的时代,不少被清退的纺织厂开始转移至中西部和内陆地区,且根据当地招商的要求,都是成百成百的上新,从而导致原本萎缩的产能在卐1年之●·后出现井喷。


据根据↘众多业内人士估算,目前安徽大省范围内,喷水织机的产能大约已经逼近40000台;湖北大Ψ省范围内的喷₪큐水织机产能大约已经达到23000台左右,苏北更是众多老板转移“第一站”,产量更大。


如把这些新增的织机产能相加,早就超过了20万台,超过吴江、嘉兴、湖州等地淘汰的数量。原本因织↖机整治带来的产能空白被填补,甚至还有不少盈余。


以安徽省纺织行业为例,2018年纱产量127.6万吨,同ρ卍比增长15.6%;布产量9.7亿米,同比增长19.4%;服装产量9.4亿件,同比增长1.4%;化纤产量39▁▂▃▄.6万吨,同比增长10.5%,由此可见,整个产业链都在扩能,尤其是原料和坯布产量,增速均超过10%。



(2Щ011-2018年安徽纺织行业主要产品产量)


急∏剧上升的产量,为产能过剩埋下了“伏笔”!一方面坯布大量投入市场,另一方面终端消化速度明显减慢。“近两个ψ月,我们一直维持5成左右的开工,就是为了年前╢能很好的去库存,明年上И半年感觉压力Ξ还是比较大的。”一位在苏北开厂的陈总说道。


原本准๑备出去大干一场的纺织老⿴板如今倍感压力。在2019年1♀2月份,不少在外地建厂的☠ㄨ纺织老板已经在准备放假事宜。如今△急剧上升的坯布┊┋产量,更是为2020年的行情埋下了“伏╦╧笔”!